Bob Jiang | 敏捷教练 | Scrum Master

敏捷培训 | Scrum培训 | 组织创新

Scrum Master能力说明 - Scrum Master八个姿势白皮书

Posted at — Aug 27, 2017 阅读

Scrum Master的8个姿势

根据Scrum指南,Scrum Master负责确保团队理解并实践Scrum。Scrum Master通过让Scrum团队遵守Scrum的理论、实践和规则来完成这项工作。 Scrum Master是Scrum团队的服务型领导,Scrum Master帮助那些在Scrum团队之外的人知道他们与团队的互动,哪些对团队有帮助,哪些没有。Scrum Master通过帮助团队内外的所有人之间的互动方式以使得Scrum团队产出价值最大化。 Scrum Master角色拥有许多的姿势和极大的多样性。一个伟大的Scrum Master能够意识到这些多样性,并知道应该在何时,根据实际的情况和环境来应用它们。这些都是为了帮助人们理解Scrum的精神。

Scrum Master可以作为一名:

这篇文章包含了我作为Scrum Master的个人经验。在这些经验之外,我加上了在看书、读文章和观看视频时发现的内容。我同样加上了大家对Scrum Master角色最常见的误解,以及我为什么让自己从敏捷教练变成了100%的Scrum Master,这个改变背后的原因也是我写出这篇文章的动机,希望你能喜欢。

近期CSM敏捷认证培训

对Scrum Master的8个误解

尽管上面提到的Scrum Master的8个姿势也许看起来像是常识,但是它们并不是常见的实践。Scrum Master的角色经常会被误解,被认为是:

就像上面提到的,这篇文章包含了我作为Scrum Master的个人经验。对Scrum Master的误解是很好的例子。很多时候,我都把Scrum Master的角色履行成了Scrum警察、团队老板、超级英雄等等。这不是我最成功的经历。尽管我宣称要促进自组织,但我并没有给予团队任何实现机会。我更像是一个项目经理或是团队老板,却给了自己一个Scrum Master的头衔。

通过询问和反馈,从其他的Scrum Master获得的学习,以及阅读那些和Scrum有关的书籍,我慢慢的提升自我。在博客上贴出前面提到的8个姿势也同样是这个旅程的一部分。

创造一个对Scrum Master角色更好的理解是我个人的使命。我不谴责我所提到的误解。我想提供一些不同的观点,并邀请人们重新构想Scrum Master的角色。

从50%的敏捷教练到100%的Scrum Master

考虑到我个人的使命,我需要进行一次重要的转变。我需要通过案例使人们更好的理解Scrum Master这个角色。因此,我决定把“敏捷教练”从我的社交媒体个人信息中移去,并用“Scrum Master”进行替代。100%的Scrum Master。尽管这看起来只是一个很小的改变,但是当我提出这个提议的时候,还是引起了一些关注:

但是,不要称呼自己为Scrum Master,否则你作为自由职业者的事业将会被诅咒! 我需要变得诚实一些,这些关心确实让我有了一些思考,除了最后一个。如果Scrum正在被炒得火热,那么它应该已经风靡了21年了。这真的是相当古老的事情了。而且可能还会继续在接下来的21年进行。在那个时候,Scrum将会42岁,它将正式成为生命、宇宙及任何事情等终极问题的答案。 但是,Gunther Verheyen的预言将会成为现实: “Scrum未来的状态将不再会被称为Scrum,我们现在称为Scrum的东西将会变为规范,一个用于软件行业的新的范本将会占据地位并让组织围绕着范本进行彻底改造。”

因此我为什么把我的头衔从敏捷教练改为了Scrum Master?让我通过Scrum的价值观来向你解释。

承诺

我想要处理我个人遭受的挫折,这些挫折在前面章节里描述到,是因为对Scrum Master角色的误解所带来的。我想承诺我自己去帮助个人、团队和组织,去提高他们交付有价值产品的能力。我想承诺我自己去打造一个充满了团队、合作和愉悦的环境。我相信Scrum Master是在打造这样的环境中的关键角色。我想不仅是通过提供Scrum Master课程的方式做出贡献,而是自己去履行这个角色。通过实际案例进行指导,践行你宣扬的观点,就好像自产自销,等等。这是我尝试去实践的承诺。

专注

我相信专注,为自己创造一个引人注目的愿景,把它转换成可以触摸的目标然后聚焦实现它们,这是对我最好的工作。当把我自己摆到敏捷教练的岗位上时,我无法感到专注,而像是一个空贝壳。每一个组织看起来都充斥着敏捷教练。尽管我并不是针对敏捷教练,而我只是没有把我自己当做敏捷教练。一个敏捷教练需要拥有关于看板方法、XP、精益以及所有不同的规模化方法和框架的知识与经验。

尽管我能够假扮成一个敏捷教练,但我不是敏捷教练,我是一个Scrum Master。我想成为Scrum团队的一部分。作为一个Scrum Master,我对其他的框架和方法感兴趣。作为一个Scrum Master,我能够向组织在这些领域提供我的意见。但是如果一个不同的方法能够更好的适应于组织,我会带着团队去和在那个领域拥有更多经验的人进行接触。

我专注的履行Scrum Master的角色,作为一个Scrum Master,我为研发团队、产品负责人和组织提供教导。作为一个自由职业的Scrum Master,我尝试让自己变得空闲一些,这样我就可以教导其他的Scrum Master,以此方式尝试去确保对Scrum框架的可持续的使用。 作为一个Scrum Master,我尝试成为服务型领导、引导师、教练、冲突协调员、管理者、导师、教师、障碍移除者以及变革代理人。每一件事的目的都是为了帮助人们理解Scrum的精神。只有带着真实的专注,我相信才可能以Scrum Master角色所有不同的姿势活着。

勇气

只有通过展现勇气,真实的承诺和专注才有可能。有勇气说“不”。你需要勇气去进行选择。我选择了成为一个Scrum Master。因此,我对敏捷教练的角色说不。我所做的每一件事的都被称为都是Scrum。我会写关于Scrum的文章、在Scrum的事件中进行讨论,并提供Scrum的培训。我将会成为对Scrum社区活跃的贡献者。当然,我会在其他敏捷事件,例如极限编程日,来获得鼓舞,每一件事都是为了更好的履行Scrum Master角色的目标。

尊重

作为真实的人,我尝试尊重我接触的每一个人。通过向他们展示真实的自己来尊重其他人。保持开放、真实和正直。正如Geoff Watts所列举的: “尊重中一个巨大的元素是拥有正直。正直包含了诚实、坚持、可信任和强大的道德准则。”

我在Prowareness公司(荷兰的一家敏捷咨询公司)的时间里,我曾经得到过“最正直雇员”的奖项,接收对自己正直的描述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我的目标不是赢取“正直奖项”,而是变得更加真实。

这恰恰是那些使我把自己的角色描述从敏捷教练改成Scrum Master的原因。作为一个Scrum Master,我觉得我很真实。尽管这两个角色的差异对一些人来说或许感觉上很模糊,但是敏捷教练对于我来说并不是一个合适的称呼。 为了表示对客户的尊重,我选择成为一名Scrum Master。我可以向客户提供一般的敏捷教练的服务,也可以提供优秀的Scrum Master的服务,我选择了后者。

开放

对于我来说,开放和透明是自我的信仰。对我而言,开放和透明是不言而喻的。我就是这么一个所见即所得的人,我会对我做的事保持透明。我将会通过分享我所有的洞察、错误和作为Scrum Master学来的内容来提供开放性。不仅仅是那些做得好的素材,也有那些我做错的素材。这些经验的分享将会通过文章、演讲和培训进行。

结束

所以从现在开始,我会把自己定位成一个Scrum Master。一个100%投入的Scrum Master。只要Scrum Master会使我做真实的自己,我就会一直实践这个角色。因为我至少可以做到向别人展示一个高保真的真实的我自己。

作者:Barry Overeem
译者:(排名不分先后)
田莹、龚正、钟冠智、张云雷、Minxin、徐璇、张峰、胡欣月
审校:姜信宝(BoB Jiang)

本文如有翻译不恰当的地方 联系 [email protected]

Scrum Master八个姿势系列白皮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