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SAFe大规模敏捷框架(Scale Agile Framework)

这几天Ron Jeffries写了两篇《SAFe good but not good enough》和《Issues with SAFe》,引爆了敏捷社区关于大规模敏捷框架(SAFe)的讨论。

我的意见是不管SAFe好不好用,只要是解决了客户的问题就是值得认可的。另外如果真要说是不是大规模敏捷框架,那么就要回归敏捷的4条价值观

个体和互动 高于 流程和工具
 
可工作的软件 高于 详尽的文档
 
客户合作 高于合同谈判
 
响应变化 高于 遵循计划

不管是SAFe也好,Scrum也好,都是声称自己是敏捷的方法,那么就要遵循敏捷的价值观。如果脱离了敏捷价值观,那么就不再是敏捷方法了。

下面是微信群里大家关于SAFe的一些讨论摘抄:

Ken Fang 下午9:03

SAFe 當然是符合敏捷的思想。而任何人的批評,往往才是最佳的學習與成長的素材。Michael James 的批評,啟發了另一种思維……如何誏团队不論是採用XP, Scrum或SAFe,都要能更加的 “擁抱变化”。而这也應該是XP, Scrum, SAFe, 所有敏捷咨询顧問所需面对的最主要挑戰。

 

Ken Fang 下午9:19

团队/組織敏捷的核心度量指標……团队/組織是否可擁抱由外部市場,外部使用者所引起的变化?!基本上,“擁抱变化” 不是个新話题,人類在这話题上已奮鬥,鑽研,爭論了半个多世紀……現在,終於在敏捷上找到了方向,但,各式的实踐仍再不断的演進;如:ZapThink。當然,各類的批评也不断的湧現。这就是走軟件这行,最吸引人的地方……永远不会只有一个標準答案, 永远不知道明天又有什么新鮮事,大師永远只活在昨天,永远只有創新,没有大師。

 

Julien 下午9:22

The value of SAFE is to make the management feel safe(the acronym can not be a coincidence) about the changes because they have a picture of where it is going. For any experienced Agile coaches, many things inside are trivial because it just puts existing stuff together and way too many others are diluted(ScrumMaster role in particular). If it enables management to buy in(and obviously it does), it has value. It does not have much more other value than that if you want serious improvements.

 

Ken Fang 下午9:28

@Julien (I hope you can understnd Chinese.)SAFe会誏熟悉Scrum無法理解的是,SAFe能作的事,其实Scrum都能做得到。

 

Ken Fang 下午9:32

所以,SAFe的挑戰在於,如何能提出更高效的实踐,使团队能更擁抱变化,以拉大與 Scrum 的不同?!

 

傅庆冬 下午10:04

我的理解是,SAFe本来就是基于实行scrum的项目团队进一步紧密合作面向一个共同的business value的工作方式。我不觉得需要跟scrum或任何其他实践找出不同。像你说的,这些都在坚持通过回顾来持续改进。因此不同的团队在采用SAFe的具体实践及逐渐发生的适应各自文化习惯的演变都是不一样的

 

Ken Fang 下午10:18

假如,SAFe與Scrum没任何不同,那团队為何要用SAFe?假如,SAFe 只是使团队依旧只是基于 Scrum 進行团队協作,那团队為何要用SAFe?所以,这些問题確实是 SAFe 要去面対與回答的。所有敏捷工作者,應該都不樂見也無法滿足,甚至無法認同 SAFe 只是用另一种形式來体現 Scrum 的框架,卻没对 ‘’擁抱变化‘’ 作出更顯著,更積極的貢獻?!

 

傅庆冬 下午10:21

我刚才说了,从SAFe的big picture上可以看到,在项目级上各个项目团队还是采用Scrum的方式,同时还引进了更多的XP的实践。但是在program或者portfolio级上则不是Scrum,这不是其他一些模型建议的Scrum of Scrums的团队协作方式

 

徐毅 下午10:28

可乐加了曼妥思,还是可乐。

 

姚若舟 下午10:28

作为一个怀疑SAFe,甚至scaling agile是否是一个伪命题的人来说,就坐等各位SAFe的实践者来分享自己的实践经验和反驳Ron Jeffries和Michael James的观点了

 

Ken Fang 下午10:30

當然,你可以說这是 SAFe與Scrum的不同。但,重点是這些不同的意义何在?Program 中能作的事,Scrum是否也能做得到?!Protfolio對团队 “擁抱变化” 的貢獻為何?这些都是 SAFe 要去回答的問题。不是有 “不同” 就行了。

傅庆冬 下午10:35

世界上可以有很多种解决问题的方法,并不是只有唯一一种。所以我相信除了SAFe,也一定会有其他方法。另外,不同的企业由于各自的管理文化不同可能会适合不同的方法,有的企业尝试了SAFe,成功了,有的可能失败了,于是可能会继续去尝试其他的方法。所以我不觉得有什么必要去反驳其他Agile expert的质疑。他们可以继续有质疑。但我们正在帮助我们的客户做SAFe的转型并且取得进展。

 

姚若舟 下午10:38

那家公司尝试SAFe成功了呢?他们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

 

傅庆冬 下午10:38

www.scaledagileframework.com上给出了多个成功案例,有公司名称,有具体数据

 

Ken Fang 下午10:42

軟件的本質没有所謂的成功或失敗。任何的評論與批評,只是要找出那条更好的道路。軟件的本質,永远没有成功案例,那都是人為主覌,反果為因下所呈現出的数据與結果。敏捷工作者應該是擁抱变化,而不是擁抱自己的專業。

Ken Fang 下午11:10

XP,Scrum,之所以能為許多人所接受,是因為XP,Scrum 能提出完全不同于CMMI的思維與作法,但即便如此,XP,Scrum也曾承受了不少所谓不公平與錯誤的批評;如敏捷只適合小团队,小项目玩玩,敏捷只是形式等等。但,也因為这些批評,也使得大家更清楚敏捷的下十年為何?SAFe 又何嘗不需経历同樣的挑战與批评?

Ken Fang 下午11:18

說不work,表示不理解。但無法識別 “区别”,表示対核心思維缺乏深度探索。唯有真正認知区别,才能在正確的場景下,應用正確的实踐,工作模式,思維。

 

Ken Fang 下午11:22

@许晓斌 從量子物理學獲得的啟發:只專注在物質的“核心”。其餘的都是这 “核心” 的扩展。供你作參考。

 

许晓斌 下午11:23

核心是要解决的问题

 

Ken Fang 下午11:24

是的。核心是要誏組織,团队,产品能擁抱变化!

 

许晓斌 下午11:32

你说的是敏捷教练工作核心 不是客户问题核心

===================================

最后非常赞许晓斌的这句,作为敏捷教练,作为咨询顾问,时刻应该关注的是客户问题的核心,而不是我的核心。

找到一篇InfoQ的稿子,比较客观,链接在这里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